优德w88官网文明网> 宣传文化

千古谜踪在五华

  • 发表时间: 2019-07-09
  • 来源: 大江晚报

  “我闻隐静寺,山水多奇踪。岩种朗公橘,门深杯渡松。道人制猛虎,振锡还孤峰。他日南陵下,相期谷口逢。”这是李白游历五华山后留下的千古绝唱。

 

  

 

  五华山,又名隐静山,坐落于我市繁昌境内,它不仅有秀美的风景,而且有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。道光版《繁昌县志》载:“隐静山,高二百八十丈,在县南三十里铜官乡,十景隐静禅林即此。一名五峰。”1993年版《繁昌县志》:“五华山曾名隐静山。位于县城东南8公里,地处平铺、峨山二乡毗连地带……主峰高279.5米,面积约4平方公里。”五华山最为著名的当属隐静寺,它始建于晋代,曾被称为“江东第二禅林”。繁昌十景之一的隐静禅林即指此处。据1993年《繁昌县志》记载:“隐静寺位于县城东南30里。五华山下,相传为南朝杯渡禅师栖隐处,宋嘉祐三年(1058)增建宇阁……宋代诗人杨杰、范成大等来此游览,都留有诗文。隐静寺在宋代改名为普慧寺,明代恢复原名。明末清初,画家肖尺木创作《太平山水图》十三幅,其中有表现隐静山的一幅,题曰《五峰》,录李白诗。现在,五华山、隐静寺属繁昌县平铺镇,已是远近闻名的一处名胜。

  

  说到五华山,就牵扯到一桩千古悬案——建文帝朱允炆的下落。

  

  建文帝朱允炆登基仅四年后,燕王朱棣即率军进入南京,皇宫中燃起大火,建文帝遂“不知所踪”。关于建文帝出亡的故事和传说在民间广为流传。目前,有出亡四川、福建、江苏、贵州等多种说法。但是笔者根据史料的梳理和文物遗迹的考察,却发现建文帝有可能最终落脚五华山。

  

  首先,我们要确定建文帝是独自出逃还是与人一起出逃?建文帝自幼生活在宫中,衣食起居全靠宦官和宫女服侍,一方面他生活自理能力肯定不足,另一方面他缺乏谋生手段及社会经验。因此,建文帝不可能一个人独自逃亡,他应该是与人一起的。建文帝逃亡时,据《明史》记载,燕军入京时太子不知所终,所以还应该带了太子一人。身为皇帝,建文帝逃亡时应该还有宦官和翰林院的官员。

  

  其次,我们要确定建文帝逃亡会采取哪种出行方式?古人出行可供选择的方式很少,无非骑马、乘轿、步行、乘船四种。第一,骑马肯定不行,因为古代马匹很少,建文帝一行十余匹马飞奔在道路上,很快就会引起人们注意,成为燕王追击的对象;第二,乘轿更不行,乘轿目标太大,而且乘轿的速度并不快,显然不利于逃亡;第三,步行也不行,因为建文帝及随从基本都是文弱书生,且太子年幼。因此,最有利的逃亡方式只有乘船了。乘船更容易隐蔽行藏,再者南京就在长江边,建文帝等人换装易行到江边,买一只船就可以逃之夭夭。

  

  第三,我们要确定建文帝会往哪逃?朱棣的燕军就是从扬州、镇江方向打到南京的,镇江及其周边都是朱棣的势力范围。所以建文帝他们只能从南京溯江而上逃亡。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建文帝一行上岸后,他们靠什么谋生?明初对人口控制的很严格,各州县对所属百姓都造册登记,他们只要在某一个地方经常出现就有可能被官府发现。所以,他们需要找一个上岸后,不会让人生疑,又容易生存的地方。这种地方在建文帝一行人心目中有吗?

 

  

 

  有,那就是当时属于直隶太平府的繁昌隐静山。为什么他们会选择这个地方?

  

  首先,建文帝对繁昌有着非常深刻的印象,因为他的祖母马皇后也曾在这里避难,据道光《繁昌县志》记载,当年朱元璋打天下时,马皇后曾经带领朱元璋的家眷在繁昌躲过元兵的追杀,因此建文帝逃难时肯定会想到繁昌这个地方。而他父亲也出生于此。

  

  其次,繁昌离南京很近,建文帝从南京到繁昌只需三四天即可。繁昌有座千年古刹隐静寺,在县城东南三十里,香火旺盛。建文帝一行在繁昌县城登岸后以香客的身份去隐静寺拜佛,应该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,因为当时去隐静寺烧香还愿的达官贵人、富商大贾不计其数。

  

  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因素,时任繁昌县县令武斌是建文二年庚申科的进士。进士都是通过殿试录用的,算是天子门生。建文帝朝只取了这一科进士,其中武斌是第三甲第六十七名进士。而跟随建文帝一起逃亡的翰林官员,在科举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——同考官。科举考试时,凡是录取的进士,阅卷录取他的同考官就是他的座师,这种师生之谊在古代是被看得非常重的。忠君历来是古代文人遵守的第一原则,建文帝录取的进士,作为天子门生更是忠于建文帝。与建文帝一起逃亡的翰林官员里应该有武斌的座师,他和建文帝去找武斌,武斌对于皇上和恩师肯定舍命保护。

  

  所以,建文帝一行坐船、登岸,在繁昌县令武斌的掩护、安排下,躲进隐静寺,然后全部剃度为和尚,安排在寺院后院或柴房等不与外人接触的地方,很难被人发现。

  

  下面,我们将根据繁昌县的一些传说以及史书上记载的隐静山、隐静寺的一些文物古迹及事件来佐证以上推测。

  

  自明初以来,在繁昌县一直流传着建文帝曾来此地避难的说法。道光《繁昌县志》里记载,曾有一儒生在旧县镇西江嘴见过建文帝,建文帝离别时还赠送给儒生一块玉环,事后儒生发现玉环上有龙纹,才知道他遇到的是建文帝。

  

  在隐静寺前有一座隐龙太子墓,隐龙太子墓一直保存到上世纪60年代,因修建水库,才将其全部挖掘。据当地老人回忆,此墓建筑规模相当大,有墓道、墓碑、墓门、墓冢,还建有挡水墙。而且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隐龙太子墓的墓碑为套碑,即将真碑外加一个碑套,如果不是为了隐藏某种秘密,为何用碑套?

  

  从隐龙太子墓的众多信息中可以推断,此墓极可能就是建文帝的太子之墓。建文帝的太子朱文奎在靖难之役时失踪,终明一代能称为太子而又流落在外的只有这一人。

  

  从隐龙太子墓的规模及出土文物看,建造此墓应耗费巨额人力和物力,也只有建文帝这样的人才能有如此财力和物力。

  

  虽然目前还没有任何确凿的史料能揭示建文帝逃亡、归宿之谜,但是我们根据一些“躲藏”在正史和野史的蛛丝马迹,对建文帝逃亡地点进行一番分析和推测,以及道光《繁昌县志》的记载、繁昌县五华山留下的一些文物古迹、传说,可以认为当年建文帝及其随从人员极有可能逃至五华山隐静寺,并在隐静寺度过余生。

  

  作为繁昌著名的古十景之一,五华山的故事其实非常多,它的人文底蕴极其丰富,李白、苏轼、范成大、张孝祥、杨尧臣、张佑等都曾在此留下足迹,说五华山是一座文化之山,当不为过。 孙新文

  • 责任编辑: 张 凌云